内容正文

狂言君|灭掉勇士算个啥?太阳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
日期:2019-03-25 18:28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
  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了,还未看清脸,便飘来一阵浓郁的工地味道,不是工头杜兰特又是谁?只见他脚踝绑着冰袋,走到科科什科夫面前,满脸堆笑。紧跟着,工地英语立马安排上了。

  Doggy:原来如此,这么一来就能组个布克、艾顿与锡安的青春版三巨头了,未来可期,未来可期。不过乌布雷今夏得续约,是不是会影响到球队的薪金空间?

  科科什科夫:需要物色吗?

  “但江湖传闻你会加盟纽约啊。”

  Doggy:唔,如果乌布雷谈不拢的话,你们下赛季的阵容就是控卫、布克、小前锋、锡安、艾顿。布里吉斯还年轻,估摸着一时半会儿打不上主力,梅尔顿泰勒约翰逊也不是首发控卫的材料。看来还得去自由球员市场上物色两位主力,才能凑齐首发班底。可我觉得吧,这套阵容争冠有余,建立王朝是不是有点儿……

  科科什科夫:但说无妨。

  崩的轻松惬意,崩的从容淡定,首节示弱于人,次节反攻号角,待到易地再战,便是正儿八经的猫捉老鼠。玩的五星团团转,秀的勇士头皮发麻。不仅杜兰特扭了脚踝,科尔还气急败坏口不择言,“我他娘的已经受不了格林了。”

  Doggy:既然有这样的实力,为啥不挺进季后赛,然后争一下总冠军呢?

  Doggy:我明白了!我明白了!去年抽个艾顿,今年要再来个状元,这新秀红利……

  Doggy: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,不知道能否请教。

  在甲骨文,太阳把勇士崩了。

  科科什科夫:积极摆烂?那是现阶段湖人干的事儿。对于我日来说,最重要的当然就是随心所欲。什么叫随心所欲呢?简单解释一下吧,就是我日想日谁就日谁,想被谁日就被谁日。

  科科什科夫:瞧把你给吓得,哎,狗子岂知鸿鹄之志。

  科科什科夫:你真是蠢呐,干脆给你举个例子吧,勇士为啥能四年三冠?

  “教练,我也来应聘了,你看我合适吗?”

  科科什科夫:年轻人,你还是图样图森破了,这有什么没想到?来,我来教你一些人生经验。先问个问题,作为一支名义上的摆烂球队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  科科什科夫:呼保义,平日里最爱替天行道。

  其实临到末了,勇士一如既往发起绝地逆袭,进而将分差不断缩近。面对汹汹而来的帝国重压,普通球队哪里顶得住。可太阳不仅顶住了,还显现出一支顶级豪强所应有的真正底蕴与实力。谈笑间,勇士灰飞烟灭,伴随着布克两罚全中,以及布里吉斯从库里手中生断硬抢,宣告太阳以无可辩驳的锁定胜局。终场比分定格,身为路边社首席记者的狂言Doggy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,并第一时间采访了太阳主帅科科什科夫。

  科科什科夫:对嘛,自打2002年湖人OK王朝落幕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球队拿到过三连冠。圣村前后虽由五冠,却被分割开来;老大家嫂伉俪情深,打不破这道咒令;南海岸兄弟篮球,不过两冠戛然而止;即使我们的手下败将勇士,同样无缘连续三年登顶封王。看见了吧,这就是建立王朝的难度,多少土豪劣绅,都倒在最后一步。

  “什么叫打不过就加入?”杜兰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,“这叫良禽择木而栖,科尔今儿才受够,老子早受够了。”

  “就知道大哥在这儿。”人还未入,爽朗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。

  Doggy:这剧情我好像在哪儿看到过……

  Doggy:是啥?

  “我晓武纵横江湖多年,就服过两支球队,一支是15-16的勇士,另一支就是18-19的太阳了。”

  科科什科夫:那为啥勇士能容纳那么多带明星呢?

  咚咚咚,外面又有人敲门。

  Doggy:有这么厉害?

  Doggy:真没想到,一周内你们居然连灭东西两路大哥。

  Doggy:当然是建立王朝更难。

  科科什科夫:区区第六人,哪来的排面,顶天4年5600万,不能再多了。

  Doggy:呃,应该是阵容无懈可击吧,讲真一支球队里有这么多带明星,奥尼尔他奶奶来也能夺冠啦。

  果不其然,正是欧弟。

布克 布克

  Doggy:最重要的?摆烂队最重要的就是积极摆烂,力争拿到更高的签位吧。

  Doggy:我靠,难不成太阳想建立王朝?

  “杜兰特、布克、锡安、艾顿……我的天呐。”Doggy自言自语,犹如梦呓。“不过好像还缺个首发控卫?”

  结果,被现场摄影大哥当成抓个正着,想必会闹出轩然大波。

  科科什科夫:不会影响的,我准备给他报个4年5200万。

  Doggy:少了点吧……乌布雷不会同意的。

  Doggy:这个……是因为杜兰特走了条最艰难的路吧。

  Doggy:我还是没搞懂,想要建立王朝与摆烂有啥关联?

  科科什科夫:当然,我一直叮嘱我的队员。孩儿们,你们绝大部分比赛都可以赢,但没必要。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,何必非要将一些贫苦百姓赶尽杀绝呢?能放就放了,上天有好生之德。不过遇到那些土豪劣绅就不同了,这叫我日刀下从不斩无名之鬼。另外,你知道我外号是啥吗?

  科科什科夫:太肤浅了,杜兰特即使走最艰难的路,也得有路可走才行。你想想,库里那时的合同多大,汤普森多大,格林多大?这才给了杜兰特裸签的空间嘛。

  “我靠,打不过就加入Ⅱ?”Doggy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
  科科什科夫:哎,所以我说你们年轻人啊,就是头发长,见识短。我来问你,夺冠难还是建立王朝难?

  科科什科夫:你看到过个鬼,景德镇之子有且只有一个,哪来的克隆版?你以为人人都是孙笑川?给他一个小时考虑,要是想不通就麻溜走人吧。

  “就熊那货,也想天鹅屁吃?做梦去吧。”说罢,杜兰特拿起德拉甘-本德的35号球衣,往自个儿身上一套,“还挺合身的嘛。”

  Doggy:先前你说过,绝大部分比赛都可以赢,但没必要,这意味着只要你们主观上想赢,季后赛理应手到擒来,对吧。

  话音未落,外面有人咚咚咚敲门。

  科科什科夫:哎,要不是锡安这孩子天庭饱满,一看就有王霸之相,我日又何必演的如此辛苦呢?

  科科什科夫:何止季后赛,以吾观之,东部大哥小鹿,如土鸡瓦狗;西部头名勇士,似插标卖首。事实上你也都看到了,double kill小鹿,客场Sun勇士,统统不在话下。

Powered by 188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